瓊瑤風 – 法月綸太郎《二的悲劇》

 

 

標題不是單純的為了和《一的悲劇》的標題「花系列」相呼應,也是為了強調劇情和文風。我不是說這本書會出現「你這殘忍的小東西,你再也不能不能這樣傷害我了」這種噁心到肉麻的文字,而是一種異於一般推理小說的風格。 

 

你因為自己的叫聲而醒來。那是夢。在睡眠中醒著的人不是你。可是,你仍然在黑暗的深處,物件的型態黑黝黝地看不清楚輪廓,一坨坨的沉在彷彿深海的黑暗中。 

 

雖然推理小說是理性的,但是一直有作者嘗試以優美的筆調撰寫。在日本,連城三紀彥和中井英夫可做為代表。《二的悲劇》也文風偏向優美,但是和連城那種耽美風不太一樣,和中井英夫的純文學性也不太相同,加上書中複雜但有點老梗的三角戀,所以我決定用「瓊瑤風」來稱呼他。 

 

讀完《一的悲劇》時,非常好奇為什麼法月綸太郎為何會以此為書名?寵物先生說,是因為人稱的關係。《一的悲劇》是第一人稱,而續集《二的悲劇》則是用第二人稱。 

 

 沒錯,從現在開始的故事主人翁就是你。不是「我」,更不是「他」或「她」,而是唯一的「你」……

 「視點」在推理小說中是很重要的議題,因為這關乎公平性。仁木悅子《緋色的夢》譯者朱佩蘭在書前提到,仁木有不少作品是第一人稱,這對推理小說而言是件困難的事,「需要特殊技巧才能使一件案子完整無缺地展示於讀者*眼前」。 

 

雖然現在公平性已經不是推理作家和讀者主要關注的焦點,甚至還有綾辻行人《殺人暗黑館》這種一、三人稱不停轉換,擺明了就是要玩敘述性詭計的作品、或是乙一《夏天‧煙火‧我的屍體》這種第一人稱但是全知又有限這種視點混亂的作品,是第一人稱或是第三人稱,在推理小說中的重要性似乎小了些。

 

但,第二人稱呢?《二的悲劇》是我第一次讀到,以第二人稱書寫的長篇作品。

 

你的故事正要開啟。故事的種子已經發芽,在隔著車道的那一邊,等待你經過,只要豎起耳朵,應該就可以聽到那顆種子的呼吸聲。你不會錯過你的故事,因為它將以強而有力的手臂,緊緊地抓住你,把你拉到向陽而明亮的地方。

 

第二人稱的文章總是給人強烈的壓迫感。一直被指著鼻子說「你」怎樣怎樣,「你」如何如何,讀起來壓力實在很大。還好第二人稱只是故事的旁支,主要還是以第三人稱進行。在「你」被逼到無處可逃時,能休息一下,喘口氣再繼續。

 

當然,作者使用第二人稱自有用意,絕非單純的文學或美學上的企圖,只是我不能破梗,請大家慢慢讀到最後一頁吧。

 

除了「第二人稱」這個特點外,我一直很好奇的「苦惱作家」的稱號也在書中一覽無遺。即將邁入30歲的法月,身為「世紀末的名偵探」的法月,苦惱著自己形象不好,抱怨時代錯誤,為了替事件畫下休止符而追著鑰匙跑。雖然法月的苦惱還沒進展到「名偵探的存在對案件的作用」之類更深入的話題,但是這麼迷惘的偵探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o_O(還沒看昆恩後期的作品~”~ 還有,名偵探的作用不就是要激發別人的犯罪衝動嗎?(毆))

 

苦惱的不只是書中的法月,書末的後記也讓人心驚。

 

 I hate myself and not want to die.-這聽起來已不再是美麗的夭折之歌,請告訴我有什麼方法可以延續我們的瘋狂!

 

「分不清小說和現實的界限」,這是書中的法月,也似乎是真實的法月。牢騷的話語不只在書中,也在後記中出現,而且在《二的悲劇》後十年才又出版另一本長篇作品,苦惱作家的稱號真的不是徒有其名。

 

 

 


*書上是寫「作者」,但是我覺得「讀者」應該更通順,所以就擅自修改了

 

One Reply to “瓊瑤風 – 法月綸太郎《二的悲劇》”

  1. 法月在《一的悲劇》和《二的悲劇》中走的路線是所謂的melodrama,在日本推理小說史上並不少見,特別是笹沢左保更是箇中高手。(他在台灣有一本《人喰い》,好像是翻《噬人》?可以找來看看。)至於煩惱的名偵探,我倒是覺得這本中的綸太郎比較接近看什麼都不順眼的叛逆期(爆)《一的悲劇》因為他不是主角,沒辦法張牙舞爪地抱怨東抱怨西XD和「後期昆恩問題」有關的法月作品則是集中在早期的長篇,現在的法月作品給我一種「看開」的感覺。不過也可能是在《去問人頭吧》之後都是短篇集,沒有篇幅處理這樣的問題。
    版主回覆:(03/26/2009 04:01:01 PM)
    大概查了一下melodrama的意思,不過還是很模糊,希望拿到《噬人》會比較了解 @_@
    煩惱偵探:這裡只是叛逆期 <0>?! (開始把好奇心從《去問人頭吧》轉向《為了賴子》)
    法月的短篇只讀過〈手電筒〉,印象中有很嚴謹的邏輯,但就故事性而言比較低;相較之下漫畫《都市傳說拼圖》就比較吸引人… 說這麼多現在都還是看不到 (遠目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