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厭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的理由

如無頭作祟之物
封閉的村莊、歷史悠久的世家、流傳許久的傳說…橫溝式的鄉野慘案!

作者三津田信三在至台灣讀者的序文中說,他企圖結合推理小說與恐怖小說,「像在看推理小說一樣迎向令人跌破眼鏡的結局瞬間,同時也能感受到宛如恐怖小說一般的驚悚氛圍。」

這本書的氣氛非常可怕,半夜越讀時真的會越讀越毛,在恐怖氣氛上絕對是滿分!可是對於不是那麼喜歡在長篇小說中看到開放式結局的我來說,結局令我不滿。不過真正認我討厭這本書的原因是-作者一直弄我純潔(?)的、愛好BL的少女心阿TDT~~

書中敘事者之一斧高對少爺的感情實在非常吸引人,完全激發我的腐女魂。

不管工作有多辛苦、多討厭,和能貼身照顧長壽郎少爺的幸福相比,那根本不算什麼。所以再怎麼樣我都會忍耐的。

(擔心讓少爺知道自己的感情) 從那之後,他就不斷提醒自己要比以前對長壽郎更加恭敬有禮。不管對方再怎麼表現出熟稔不拘禮的態度,讓自己忍不住想要撒嬌,也要嚴格地規範自己,守住一個下人應有的分寸。老實說,這種決定非常痛苦,但是漸漸地,他的心裡竟伴隨著這種痛苦而產生出一種甜美感。

唔,超-萌的,我對主僕戀完全沒有抵抗力!可是、可是少爺過世不久,斧高馬上就被一個扮男裝的女子吸引?!你對少爺的愛上哪去了?!!

最後偵探在解謎時,居然說「斧高早就知道少爺是女子,根本是異性戀」之類云云,雖然這只是為了讓結局多幾層翻轉而提出的假設,還是很令人火大-這樣玩弄少女心很有趣嗎TDT~~

唉,我會這麼生氣是很多原因加在一起造成的。被玩弄的腐女心是一個、對謎底的不滿也是一個。解謎是給人一種「都是你在說」的感覺。前面已經被一堆關於「動機」的討論弄得七葷八素,解謎者又嘮嘮叨叨地解說。我向來討厭解釋太清楚的敘述性詭計,但是這本書如果不這樣解釋,讀者就無法理解真正的案情。「都是你在說」的解釋,加上沒有任何物證或更有利的證據來佐證,讓人無法心服口服。

最後是那有點開放的結局。解謎者到底是誰?是無頭大人呢?還是斧高?還是…?隨便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都好,就算是山神我也接受,可是這樣曖昧不明的結束讓我火大,這種種因素加起來,就算整本氣氛很好、謎題很有很有趣,就算他提到《寶石》還有許多戰後的作者讓我很興奮,我還是不喜歡這本書。

One Reply to “討厭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的理由”

  1. 您好~~剛看完這本書 在網路上搜尋心得文的時候看到您的作品^^"
    這本書不是開放式的結局喔。
    解謎的人是假扮成刀城的斧高,他在那之後殺了假扮成妙子的毬子…
    而在推理過程中,他說出了兇手是斧高只是為了在確認眼前的妙子不是真的而已
    所以在這之後偽妙子問他說要選哪一種做法的時候,他才會回答"哪種都不會選,因為兇手就是你啊"
    刀城在這部作品裡面只有出現在車上而已XD
    我也很喜歡看推理小說,雖然最近才開始看但也看了十幾本有了
    有喜歡的作品也可以一起討論喔^^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