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的幸福 – 《在白色房間聽月歌》朱川湊人

在白色房間聽月歌 

本書收錄了兩個中篇。其中〈在白色房間聽月歌〉獲得第十屆日本恐怖小說大賞短篇賞。但是我覺得第二篇〈鐵柱〉更恐怖…

一直覺得書名很怪,什麼是「月歌」?原來是月亮唱的歌。

彷彿精緻玻璃品震動般的音色,又仿若童話小精靈吹奏的笛聲,輕柔而純潔。

故事一開頭就是這麼抒情的片段,緊接著的又是明顯非現實的白色房間,這樣的開頭讓我感到陌生。朱川湊人的作品雖然不是寫實派,但是都還是架構在現實之上。讀了一段,才知道白色房間是身為乩身「我」讓靈魂暫居的地方,是「我」的想像。和我一起的「老師」能將被禁錮的亡靈剝離,暫時安置在「我」體內,藉此除靈。只是「我」的身體有嚴重缺陷,「老師」和「我」之間的互動似乎不太正常…當真相被一一揭露,我的世界、崩壞。不過…這就是普通的恐怖小說阿…雖然好看,還多了那麼點抒情惆悵,但也就是這樣。

〈鐵柱〉則恐怖的多。如書背的文案所寫,「只有在朱川湊人的小說中,幸福才會如此令人不寒而慄!」


主角被貶到一個偏僻的小村,據說那是「全世界最幸福的村子」,但處處古怪。究竟村子的「幸福」…

曾經讀過一篇短篇小說,遊客到某個號稱最快樂的村莊受到熱烈款待,最後卻被村人當成沙包,活生生虐待至死。原以為〈鐵柱〉也是類似的故事,每隔多久就要一個犧牲者之類的,沒想到真相更令我錯愕混亂,花了很多時間反覆思考…

以下有劇情揭露、未讀請勿反白。

一開始老奶奶以鐵柱「滿足死」時,我只當成是變形的安樂死。但當當紅樂團樂手也選擇同樣的死法時,我開始混亂。這些人選擇在最美的瞬間結束自己的生命,但是你怎麼能確定未來不會有更絢麗的時刻?樂手的行為在我看來只是逃避,不願意面對抄襲被揭露後的種種問題,不願去期待雨過天晴後的彩虹。

鐵柱和都市中的高樓差別在於,後者的主要目的是居住,但是前者是在鼓勵大家自殺。每天思考「明天的我是否能更幸福」也許是種讓自己幸福的方法,但是一面對困境就選擇滿足死,這只是讓幸福變成殺人的助力…

村子中的人究竟是怎麼才沒有精神錯亂?

 

ps.本書於2010 年 03 月 31 日前在博客來7折~有興趣的請點書封進入博客來頁面。

One Reply to “恐怖的幸福 – 《在白色房間聽月歌》朱川湊人”

  1. 在那村子中,大家應該早已在這種變調的幸福中瘋狂吧。並不是表面上的,而是心理上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