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神秘森林》Tana French

神秘森林
神秘森林去年一出版就造成轟動,然而我卻遲遲未翻開這本作品。原因很多,但最主要是誤解和偏見。

最初,出版社的宣傳,讓我以為重點在失蹤的小孩和父母之間-這剛好是我很害怕的劇情;後來在書店看了幾頁,卻對主角的用字遣詞感到適應不良:我印象中的警探口氣不應該這麼優雅,「兩個人都無心插柳,醒來後卻發現友誼早就綠意成蔭了」雖然主角羅伯強調自己擅長譬喻,但,被視為本書特點之一的優美詞句卻讓我產生了違和感。對主題的誤解和對「警探」的偏見,讓我一直沒有積極主動的去找書來看。

過了一年,我再度拿起這本書。感謝周遭友人們的討論,我對這本書有了比較正確的認知,主角的口吻也不若印象中的怪異,甚至為作者(和譯者)的文句感動。

我從小圓窗瞄了她最後一眼,她還是直挺挺的坐著,雙手放在腿上,有如童話故事裡的女王,獨身在高塔上哀悼憂傷,思念被巫婆擄走的公主。

p.086

讀過這段描述芭蕾舞教師的文字,畫面栩栩如生的浮現在腦中,教師席夢的哀傷也跳脫書本,直接打在心中。這就是作者的文字魔力。

關於故事

「人」是由過去無數的經歷所組成的,不論悲喜。奇幻小說刺客系列中有個段落:主角蜚茲割捨了過往的哀傷回憶,卻不再覺得自己是完整的。羅伯也將過往割捨,他自己界定的人生是離開兒時的一切、到了寄宿學校後才開始,這樣的切割使他的精神處在不穩定的狀態,宛如拋棄畸形連體、獨自存活的怪胎。

我從沒想過這些,想我們三個如果沒出事會變成怎樣,現在想起來反而讓我一時無法面對。

p.228

在世人面前,亞當/羅伯是唯一一個走出森林、存活下來的孩子,但對羅伯而言,他始終被朋友遺棄在森林之中,怎麼都無法離去。

於是,當過去再度來襲時,這個故事注定只能以悲劇收場……

故事之外

在續集陸續出版後翻開系列的第一本,閱讀的重焦點除了主角羅伯和案件之外,還有凱西。

從《神秘化身》的簡介,可以看出凱西在《神秘森林》出場時提到的案件對他的影響有多深遠,但凱西卻在一晚輕輕帶過。而在經歷了《神秘森林》的事件後,再度回首臥底時的種種,對凱西是否會有其他衝擊?「人」是由過去無數的經歷所組成的,臥底、《神秘森林》,這些事件對凱西到底會產生怎樣的衝擊?

在還沒開始閱讀之前,我覺得「神秘系列」構成的方式非常有趣:這本書的配角到了下本書就會成為主角。每個人的過去都會影響到現在,現在的自己又會影響現在的其他人,繼而影響自己的未來…凱西過去的經歷改變了自己、被改變過的凱西影響了《神秘森林》中的羅伯,羅伯衝擊了凱西,再度影響了《神秘化身》中的凱西。凱西在《神秘化身》中的上司法蘭克過去被情人拋棄,然後有了《神秘回聲》的故事……每本故事彼此獨立,但法蘭琪擅長透視人性,所以故事間又有了難以細數的糾葛--這是我對這系列的想像,在讀《神秘森林》時我也一直胡亂猜想,這種行為感覺上好像在替自己挖書坑跳…orz  不過比起毫無關係的新作品,或者是繼續在羅伯身上打轉,這樣不完全相關的系列給人的期待度更高。而且作者還在新書的序中提到,「希望某天能寫出完整的故事迴圈,把故事拉回羅伯身上」,如果是這樣就太美妙了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