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宿鮫系列-III.屍蘭

屍蘭的圖像 

原本以為沒機會看到後續,沒想到居然借到了 >///<
感謝PTT-Detective multer版友借出 <(_ _)>

這本書的尺寸:18.4*11.5*2.4
重點是厚度!2.4cm … orz 一直很怕把書攔腰折斷
一頁15行,一行39字,看一下就得翻頁,這種尺寸真不敢讓人恭維
我要去問問城主大人,香港的書是不是都長這樣 Q口Q
(香港的朋友:不…2.4公分這種厚度很少見的。可能是為了方便帶著所以發行掌上版
coccus:真的有這種2.4公分厚、一點都不方便攜帶的掌上版嗎 冏)

對、這本是香港翻譯的。

雖然是港譯,可是用字遣詞不至於會有太奇怪的感覺,是因為平常和城主大人對談習慣了嗎?加上是書,所以用的都是書面語,不用擔心看到一堆看不懂的口語字
(那些字看起來跟注音文差不多,很可怕 orz)
最大的差別還是在專有名詞上,例如車子和酒-不過這兩樣對我沒差,反正都不知道 XD
可是那串對藥物的解釋看起來就很頭痛,最後決定跳過-反正又不影響劇情。


棘手的是稱謂,一直看到姨姨、阿叔,有種在看港片的感覺 orz

回到故事本身。這次鮫島好帥^O^,有"他真的很喜歡晶"的感覺。


看前兩本時一直疑惑,為什麼鮫島不告發朋友死前託付的真相?這集中終於提到:

p.396

一直秘藏著那封信,不是為了不傷害任何人,而是不想傷害到警察組織本身。

的確,這個國家的警察組織存在著很多矛盾和缺陷。但是,有好幾萬人在既不公正也得不到滿足的崗位上,咬緊牙關獻身於這個嚴酷的行業……主要是一種使命感。

……

在現場執勤,屬於命令系統最終端的眾多腳踏實地的警察,正式支撐警察組織,讓這個龐大機器得以運作的人。但是,信的內容除了引起他們對這命令系統的根基產生不信任之外,什麼積極作用也沒有。

……

唯一的答案:公開這封信,讓應該負責的人負起責任來。同時,必須改變產生這種問題的環境。

這就是鮫島對那封信的處理。
一開始我以為鮫島會使用那封信,改革整個警察組織-不過這種情結好像只會發生在童話中。像新宿鮫這種冷硬寫實派,不太可能有這種傳奇。

有時會覺得,鮫島經由特考進入警察體系是種錯誤。他不適合當個行政機器,而適合走入現場、追緝犯人,這才符合他的生存之道。

但更進一步想,如果他是基層刑警,能在僵化的體制內生存嗎?不符合規矩、獨來獨往,這種異類在強調一致性的團體中,能順利爬到讓他發揮實力的位置嗎?

也許,這就是鮫島注定的悲劇吧。

(下面有提到劇情…和謎底?!
不過這本沒什麼需要推理的地方…|||b)


跳離鮫島,回到「屍蘭」這個名字上。


雖然書封面上寫著英文"Necrophilic Orchid",但是我卻找不到相關的日文資料,所以我懷疑這是香港出版社自己加上去的標題?用來誤導大家…?因為整本書都沒提到戀屍阿 ~"~


不過,一樣很變態。


故事的重點在島岡文枝和藤崎綾香。兩個扭曲、不健全的人。


島岡文枝愛藤崎綾香,全心全意的為他奉獻。他能完美俐落的殺人,是因為他對「殺人」這種行為沒有罪惡感。那些人不是為自己而殺,而是因為阻擋了綾香而該死。自己只是在替「那孩子」清除路上的障礙而已。


「要問我能為那孩子做些什麼。」


這樣的犧牲奉獻,我分不清楚究竟是愛情還是親情,也許那是更複雜的情感。但是這樣的愛不是救贖,還讓綾香無法復原,一心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。


對綾香來說,這個世界只有絕望,沒有希望。自認為是女王,但在床上卻不願被取悅,而喜歡被征服的感覺。


這種變態反應到了他對須藤茜的行為上。花費龐大的費用將茜安置在華麗的醫院中,再每個月送上蘭花,用花將他埋葬。深不可測的惡意。

不過還好,這不是個餘味很差的故事。至少看到晶心情就好了起來v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