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928 島田莊司x玉田誠對談紀錄 (下)

上篇請參考:20190928 島田莊司x玉田誠對談紀錄 (上)

補充說明一下,這張照片是主辦單位給老師的小驚喜。雖然老師的生日在十月,但是因為這是最後一場在台灣的公開活動,所以就提前慶生囉~

繼續記錄玉田誠先生的談話內容:

「島田老師是天才。沒有刻意去想就寫出了21世紀本格。看他的作品就像是魔法,只能透過逆向工程解構他的創造過程。這就是凡人與天才的差異。

新的科技究竟是要導入詭計或者是文筆之中?我們仍不知道,因為現在21世紀本格的作品太少,日本也很難找到能被稱為21世紀本格傑作的作品,很高興能在台灣透過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,找到《虛擬街頭漂流記》和《無名之女》。」

接下來玉田誠先生透過舉例無名之女、摩天樓的怪人和螺絲人來說明, 「 不應該是將新科技放入詭計之中,而是應該放入時間、空間之中,透過最新科技來創造出時間差。例如有、無智慧型手機的存在,就有了時間軸的差異。 」

然後我就聽不太懂了……。條列幾點如下:

  • 新本格推理,事先有一個詭計在那邊,只是因為有些作者不一定能將小說本身寫得好,所以就會把他放入一個館中發展故事。而21世紀本格跟新本格就是一體兩面。
  • 若是能以自然/寫實主義的筆法,加上21世紀本格的技法,一定能寫出很棒的作品。
  • 目前推理小說的地位低於純文學,希望能透過21世紀本格推理來突破地位。希望陳浩基能透朝這個方向發展,得到諾貝爾獎!

嗯,真的是很偉大的願望呢。但我真的還是充滿了混亂。借用陳國偉老師的說法,21世紀本格推理跟「科幻推理」的界線到底是什麼呢?島田老師有些作品也是有科幻風格的,感覺很難拿捏,莫非是「大型詭計」?

最後老師稍微分享了在俄羅斯、英國跟中國的見聞。提到了《罪與罰》其實也是推理小說,只是寫作的技巧和方向不同。另外是抱怨為什麼英國、中國、俄羅斯跟台灣的編輯都是女生,只有日本是男性呢?

最後再補一個小花絮:大家有注意到島田老師的領帶嗎?那是文善托浩基在香港購買的義大利設計的領帶 XD 原本的用意是讓老師跟朋友玩樂隊時可以配戴,沒想到老師居然在頒獎典禮上戴了!不過老師氣場十足,就算是圖案如此特別的領帶,也完全撐得住!完全沒問題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